凭借着红军旧将阿沃尼伊的进球,和亨德森的全场7次扑救,此前排在英超末尾的诺丁汉森林队1:0战胜了来访的利物浦。特伦特河边的城市球场,终于又迎来一个沸腾的下午。

重回英超的森林队不可谓没有雄心,希腊船王马里纳基斯挥洒起钞票来可没有多少迟疑,不过至少目前为止他们的成绩还没有达到预期。这个周末之前,他们11战仅获1胜,总共67次被对手射正目标也是全英超最多的。

昨天可能也没多少人看好他们,但他们赢了。上一次森林队能在城市球场击败利物浦,也是一个1:0,但那还要追溯到1996年的3月。

对于诺丁汉森林队来说,战胜利物浦,总是有些特殊的意味。上世纪的70年代,那是利物浦统治英格兰乃至欧洲足坛的时候,诺丁汉森林从一支在二级联赛挣扎的球队一步步爬升到了英格兰足球的巅峰,从利物浦手中抢走了联赛冠军,还亲手葬送了红军欧冠三连冠的美梦。

森林队当时的球员加里·伯特勒斯说:“每次看到安菲尔德KOP看台上挥舞的旗帜里写着他们欧冠冠军的年份,76/77,77/78,80/81。中间断了两年,我就暗自窃喜,因为那是我们干的,那两年的冠军是我们的。”

位于东米德兰诺丁汉郡的森林队成立于1865年,是英格兰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之一。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历史中,1976到1980这5年,是他们为数不多,但足够引以为傲的辉煌岁月。他甚至被很多记者称为足球历史上难以置信的奇迹。

如果去翻看欧冠联赛的荣誉簿,会发现诺丁汉森林队的冠军数量,是可以并列排进前10位的。甚至超过了阿森纳,热刺,巴黎圣日耳曼,多特蒙德,马德里竞技。他们胸前队徽上的两颗星,就是纪念他们在欧冠上的冠军背靠背。

每个周四,诺丁汉的一家酒吧里都会聚集一帮60或者70多岁的老人,他们在那里畅聊各种退休生活,回忆过去他们共事的年代。有时候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以前做到些什么,在满是泥泞的草地上训练,旁边就是清晨在河边溜狗的人,或者喧闹的汽车喇叭。他们的工作环境确实不怎么样,但就这样拿到了英格兰的联赛冠军,还站上了欧洲之巅。

那一年的1月6号,排名英格兰二级联赛第13位的诺丁汉森林解雇了他们的主帅阿兰·布朗,取而代之的是赋闲在家的布莱恩·克拉夫。克拉夫是带领德比郡队在1971/72赛季问鼎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的功勋主帅,之后他转而执教利兹联队,却因为队内关系处理不好,上任44天就被炒了鱿鱼。在他同意接手森林队时,前任布朗还忠告他:“不要管诺丁汉这个烂摊子,你在这里将一事无成。”

克拉夫刚上任就签下了两名在德比郡的旧部,约翰·麦戈文和约翰·奥哈雷。两位约翰都是苏格兰人,后来麦戈文成了诺丁汉森林的队长。之后克拉夫又签下了约翰·罗伯逊以及马丁·奥尼尔。

这个罗伯逊,是个有些微胖的,名不见经传的球员。直到他们后来在冠军杯登顶,足球世界才开始认识他。但是在克拉夫的眼中,罗伯逊就是球队里的毕加索。而队长麦戈文对他的评价则是:“你们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罗伯逊,但你们知道吉格斯对吧,他就是我们队里的吉格斯,但是他左右脚一样厉害。”

克拉夫中途接手的74/75赛季,森林队排在二级联赛的第16,堪堪保级。之后的75/76赛季,是克拉夫的第一个完整赛季,森林队排名第8,略有进步。

1976年的休赛期,克拉夫招募了在德比郡时的老助手彼得·泰勒作为第一助理教练。泰勒的到来帮助克拉夫逐渐完成对球队的改造。他先是盯上了胖胖的罗伯逊:“你这样胖,会带坏其他队友的你知道吗?” 于是泰勒开始为罗伯逊制定饮食计划,将他的体重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1976/77赛季,诺丁汉森林以52分的超低积分非常侥幸地拿到了联赛第3,这得益于他们的竞争对手博尔顿在最后几轮接连输球。但不管怎样,森林队升级到了英格兰顶级联赛。

1977年的夏天,森林队以32万英镑的价格从斯托克城队买来了门将彼得·希尔顿,32万也是当时门将的转会费纪录。希尔顿一下就成为了森林队最大牌的球星,如果大家并不熟悉这个人,但一定也知道1986年世界杯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和千里走单骑。马拉多纳攻破的,就是彼得·希尔顿把守的球门。

希尔顿的到来对森林队的防守有着立竿见影的提升,在42场比赛中,他们只丢了24个球。从1977年的11月26号,到1978年的12月9号,诺丁汉森林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完成了一个跨赛季的42场联赛不败。这个纪录保持了1/4个世纪之后,才被阿森纳队打破。

坚韧的防守帮助森林队在联赛杯的决赛中1:0击败了派斯利的利物浦,并且以7分的优势力压红军登顶联赛冠军。利物浦恐怕从来不会想到输给一个这样的对手,输给一支升班马。

刚刚升级就斩获俱乐部的第一座顶级联赛奖杯,无论如何都会让人惊掉下巴,事后证明,他们的奇迹从那时候才开始。

森林队在社区盾杯上5:0击败了伊普斯维奇,开启了他们的78/79赛季。然而从9月份开始,他们要经历一项全新的赛事了,欧洲冠军杯。

那时候的欧冠是没有小组赛的,上来就是刺刀见红的32强淘汰赛。因为每个国家只有联赛冠军可以参赛,所以也不存在同国回避的原则。而利物浦作为欧冠的卫冕冠军,英格兰是唯一有两支球队参赛的国家,好巧不巧,诺丁汉森林第一轮抽签就碰上了利物浦。

当时英格兰联赛的教练还参加了一个预测投票,17名教练认为利物浦会晋级,只有3票投给了森林队。结果诺丁汉森林在特伦特河边的主场2:0击败了红军,次回合作客安菲尔德踢成0:0,就这样亲手将过去两届赛会冠军送出局。

而为森林队踢进一球的伯特勒斯就是前文提到的心中暗喜是他们让利物浦的夺冠纪录中断的球员。这个伯特勒斯是克拉夫花了2000英镑从一支业余俱乐部淘来的宝贝,此前他只是一个地毯铺装工人。

之后的第二轮,森林队总比分7:2淘汰了雅典AEK,似乎过了利物浦这一关,一切都顺风顺水。

1979年的2月9号,诺丁汉以100万英镑的天价从伯明翰队签下了英格兰国脚前锋特雷沃·弗朗西斯,他也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贵的球员。

1979年的3月份,冠军杯的1/4决赛,诺丁汉森林总比分5:2淘汰瑞士苏黎世草蜢,继续强势晋级。之后的半决赛,他们遇到了德甲冠军科隆,这可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首回合又是在主场,森林队开场20分钟就两球落后。此后他们奋起直追连扳3球,但是最后关头科隆队由替补的日本球员奥寺康彦将比分定格在3:3。英国媒体的头版标题是:“森林队被日本潜水艇击沉。” 他们对作客德国的次回合前景显得悲观。

不过主帅克拉夫一直充满自信,他说:“不会真的有哪个蠢货认为我们已经被淘汰了吧?” 结果森林队线战胜了对手,晋级到冠军杯的决赛。

直到森林队打进了决赛,还是有很多人不认识他们。德国名宿内策尔就问:“谁是麦戈文?” 尽管麦戈文已经在诺丁汉当了几年队长了。荷兰《电讯报》有记者采访门将希尔顿时说:“除了你,其他人我都不认识。” 希尔顿笑笑:“现在,你都认识了吧。”

1979年的决赛在德国,在慕尼黑的奥林匹克体育场。森林队面对着一支并不强大的对手,瑞典马尔默。罗伯逊的传中来到后点,百万先生弗朗西斯附身鱼跃冲顶得手。他们1:0战胜了最后一个拦路虎,大耳朵杯就在眼前。

克拉夫后来将弗朗西斯破门的瞬间装裱起来,就挂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每每当我坐在花园里,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这幅美妙的画面。”

这是克拉夫在1979/80赛季开始前说的话。当时即便是英国媒体,都在大肆鼓吹说诺丁汉森林的泡泡就要破灭了。

这一年的欧战对于森林来说无疑会更具挑战,别人都盯上他们了。不过他们上半程的淘汰赛对手并不强,来自瑞典和罗马尼亚的球队无法阻挡卫冕冠军的步伐。森林队轻松晋级到来年的淘汰赛阶段。

1980年的年初,诺丁汉森林和巴塞罗那还有一个欧战超级杯的竞逐。诺丁汉在主场1:0获胜,次回合去到了著名的诺坎普,1:1,森林队又为俱乐部的荣誉室增添了一座奖杯。

主教练克拉夫和队长麦戈文说,当他们从诺坎普出来,登上球队大巴的时候,看到好几排巴塞罗那的球迷守在前方,他们心想:“完了,这回出不去了。”

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些人开始鼓掌,掌声越来越响。没有任何人企图有伤害英国球队的举动,都在那里送上敬意,送森林队的大巴离开。克拉夫说他看得真切,他们都是巴塞罗那的球迷,里面没有一个英国人。

从西班牙带着奖杯和尊重回来的诺丁汉森林,也开始把自己当作是一支欧洲豪强了。他们在3月份的冠军杯1/4决赛中战胜了东德的柏林迪纳摩挺进4强。这一回,拦在他们面前的是强大的阿贾克斯。

首回合凭借弗朗西斯和罗伯逊的进球,森林2:0取胜。次回合作客阿姆斯特丹,他们遇上了一些麻烦。球队的酒店位于红灯区,乱哄哄满是沉醉于和女郎的游客,晚上也很难休息好。训练也完全没有保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居然没有找到一块正经足球场,只能在街边的公园草坪上训练。

森林队卫冕的最后的一个对手是凯文·基冈率领的汉堡。然而当时最大的困难其实是伤病。去年决赛中打进制胜球的弗朗西斯在和水晶宫的联赛中遭遇跟腱撕裂,无法跟随球队前往西班牙的马德里。

他们的门将希尔顿同样有伤在身,他在赛前向自己的肩膀上注射了封闭。希尔顿开场不久就封堵了一次马加特的射门,他怒吼着宣誓自己拿下比赛的决心。

希尔顿的神勇的确起了作用,他多次阻止了汉堡队的进攻。诺丁汉森林在第20分钟由罗伯逊打进一球,汉堡队变得愈发急躁。全场比赛凯文·基冈都被盯得死死的,下半场他不得不回撤很深来拿球,但这就离自己的危险区域太远了。

过去,皇家马德里,本菲卡,阿贾克斯,国际米兰,拜仁慕尼黑,利物浦,都曾做到过背靠背夺冠,如今,诺丁汉森林也把自己的名字写进了这份伟大的榜单中。

很难想象,在2021年切尔西拿到第二座欧冠奖杯之前,诺丁汉的欧冠奖杯数量比伦敦,柏林,巴黎,罗马和莫斯科的俱乐部加起来还多。

球队回到诺丁汉,在城市广场接受了20万人的膜拜,而庆祝的人群里并没有主教练克拉夫。他直接飞到了希腊克里特岛去度假了,但是广场上升起了一行打眼的标语:“克拉夫的诺丁汉泡泡永远不会破灭。”

这是何塞·穆里尼奥最喜欢的足球历史之一,他的手机里存放着森林队当年的比赛照片和视频,他的办公室书桌上有主教练克拉夫的自传。他曾经独自去探访诺丁汉,去了解这个城市是如何孕育出这样一段不朽的篇章。

我记得冠军教父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阿什利杨带着列侬和贝尔在阿姆斯特丹晚上去鬼混了 原来是这样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